首页 > 小说库 正文
小说景监 楚南清风翻书读哪页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2 18:12:34作者:小许

小说:清风翻书读哪页

小说:都市

作者:打铁人

角色:景监 楚南

简介:一个平时成绩优异却意外落榜的高考生,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缤纷多彩的人生旅程…………………………

《清风翻书读哪页》免费阅读

六月的天气既不太凉,更不太热,正是好睡的时候,这个时候谁要是被突然叫醒,大概率翻起身来迎面就是一拳。

但是正做着弥天大梦的景监却被妈妈叫醒了,胡乱应了一声之后,转个面继续睡。

“你今天还去不去学校看高考成绩了?还不起来吃饭。还是破罐子破摔了啊?”

正睡的五迷三道的景监骤然间听到这句话,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可不能破罐子破摔啊,万一上天眷顾,蒙的全对了呢,得去看看。

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对于广大莘莘学子来讲,是一个改变自己人生命运的时刻,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景监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胡乱洗漱了一下,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饭桌,端起碗就开整,五分钟解决问题。

其实从心里来讲,自己作为儿子,是不合格的,爸妈天还不亮就起床下地干农活了,天亮后妈妈还要做好早饭喊他起床,景监自己倒是呼呼大睡,偶尔心里飘过一丝内疚也是立马烟消云散,心安理得继续睡大觉。

吃完饭,刚准备出门,门外又是有人在叫唤:“二狗子,走不走?”

听到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绰号,景监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天底下只有一个人叫他二狗子,除了大自己一个月的云梦泽外不会有其他人了。

云梦泽是景监从幼儿园到小学的同学,初中时期因为父母工作的调动不在一个学校,但是高中时期阴差阳错的又在同一所高中碰上了,两家也离的近,上下学都一起,理所当然的被认为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云梦泽性格里带有湘妹子的“辣”,风风火火,很多时候一点就着,有时候一时兴起甚至舞枪弄棒,把个景监折腾的够惨。相较之下景监则文静的多了,害得妈妈也经常拿他和云梦泽比,说景监不像男生,性格期期艾艾,做事犹犹豫豫,整天在家宅着像个大媳妇似的,以后怎么得了,连个女生都不如,弄得景监郁闷不已。

奇怪的是云梦泽对景监的父母还是很尊敬的,一点不像对景监一样大大咧咧,在景监父母的眼里云梦泽倒是一个好孩子,不像景监一样,打死不开口,主要是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别人。

其实景监也不是那种很沉默的人,只是讨厌虚伪,不愿意和没共同语言的人谈天说地还要装得兴高采烈。

景监也不想去深究其中的原因,因为他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女生,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女朋友就该有一颗善良的心,一身衣袂飘飘的连衣裙,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和温柔似水的性格。

云梦泽就如其名字一样,是很漂亮的女孩儿,而且属于越看越好看那种,170cm的身高,晶莹剔透的眼睛、精致的面庞、高耸的胸脯、曼妙的身姿凹凸有致,一头短发英姿飒爽,在当地怎么算都是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只是景监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却往往忘了她是女生,也不是说景监在美色面前能够丝毫不动心,他可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经常在车站斜瞟着美女自己就已经大乱了,只是想到云梦泽的性格有点儿后怕而已,怕以后受尽无穷的蹂躏。

另一方面,景监觉得自己太过于平凡,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普通的在人群中谁也不会多看他一眼,初中的时候景监个子十分的瘦小,甚至到高中一年级的时候身高也才160cm左右,一般而言女生发育的比较早,和云梦泽在一起的时候景监反而真的成了弟弟,这一点景监是一直不承认的,一直到高二的暑假,景监的身高才一下子蹿到170cm,想想也应该知足了,按照父母的身高,自己能到这程度已经是要感谢上天了。

景监赶紧带好门,一边走一边和云梦泽谈论着高考的事情,说到以后的打算都不免有点唏嘘,毕竟今天的成绩公布之后,很多人的未来都会呈现截然不同的新状态。

“你好像报的是楚南大学哈?”

“对啊,要是不高出重本二三十分肯定就悲催了,就只能考虑去一般的一本了。”

“我相信你肯定是没问题的,你文综不是考的很好的嘛。”云梦泽带着她那招牌迷人的微笑说。

“不清楚哦,到学校了看看再说吧。”不知道为什么,景监心底没来由的涌现出了一种不踏实的感觉。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字不识几个,这辈子吃过不少没文化的亏,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景监能够考上个好大学,做个文化人。他们也听不懂平时景监在讨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儿子很棒,能考上个好大学,而不至于跟他们一样,最好是毕业后国家能分配个好工作。

在景监上初中之后,他自己的学习情况就只有自己知道了,平时回家之后就是直接告诉父母得了多少分,班上排名多少,全校排名几何?而父母说的最多也只是在学校一定得好好学习才有出息,看看你这副小身板儿,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在农村只怕要饿死。

所以高考以后,景监填报什么大学,想学什么专业,都是自己做主,而父母则完全没有帮忙参考的能力,而且学校在县城,信息比较闭塞,各种关键的信息也是比发达地方要迟一些才会到达,后来景监才知道,那时候的志愿填报基本上是靠蒙,而老师的目光也只在那些考的特别好的学生身上来回穿梭,给出自己的建议,而对于不上不下的学生,则是只用一只眼睛兼顾着,对于考的差的学生,就直接放弃了。

景监就属于一只眼睛兼顾着的学生。

“你呢?报的是什么学校?楚南信息科技大学?”

“是啊,你知道我那成绩,能不能上本科线还不一定呢,我看了一下,这个学校反正过了本科线一般就没什么问题的。”

“相信你自己吧,一定没问题的”,安慰云梦泽的同时景监其实也是在为自己打气,他知道,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是报考省内的大学,因为对于教育资源不是很多,学习成绩考的不是考的太高的他们而已,本省的院校录取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景监和云梦泽一路聊班上的同学,聊自己憧憬的未来,多少有点伤感的味道,毕竟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同学们,就要各奔东西了,大家的情谊会不会被离愁别虚冲淡呢?

说着说着就快走到校门了,同学们都约好了时间一起来看成绩的,云梦泽看了看表都8点半了。

“不知道其他同学都到了学校没有,都是你,路上晃晃悠悠的,现在都八点半了,不是说七点出发,八点到学校的吗,结果你起那么晚,吃饭还那么慢。”云梦泽又发威了。

看着云梦泽发威的样子,瞪着眼、红着脸,高涨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嘿,平时还真没发现这丫头胸部还是挺壮观的呢。

但是景监马上就把视线从不该集中的地方移开了,万一要是被她发现我在干什么,那可就死定了,到时就又得背上一个色狼的“荣誉称号”,不划算,不划算。

还不是看你还没来叫我,我才起那么晚,吃那么慢的,景监心里想着,嘴上却赶紧赔笑,“我是男生,偶尔想睡个懒觉也无可厚非嘛,是不是?”

景监话刚出口,立马意识到这下可完蛋了,就知道又说错了,果然,云梦泽柳眉倒竖,狠狠瞪着景监,双手叉腰,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十分贝,“你还无可厚非?这么说你睡个懒觉还有理了,还有你要给我做深刻反省,为什么男生睡觉就天经地义,现在讲男女平等!”

这怎么就惹了她了,如果说景监是大男子主义,那么云梦泽就是典型的大女子主义,什么男女平等,这世上是从来没有的,在云梦泽这里更是如此。

在云梦泽饱含情感的注目礼下,景监选择了妥协,此刻她饱含的情感,肯定不是景监所需要的。

景监心想,奶奶的,打不赢我认输还不行啊。

其实想想她发怒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嘛,虽然不是淑女类,但也别有风味。景监又偷偷看了她一眼,正在欣赏这发威的母老虎的可爱的时候,他们的目光相撞了。

看着景监不但没认识自己的错误,还在微笑着看自己,云梦泽的目光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芒,脸更红了,可惜景监只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的异样,却也吓得连逃跑都忘记了。

果然不出所料,凭着多年来对云梦泽的了解和屡次肉体被蹂躏的深刻体会,腰上为数不多的肉被一只纤纤玉手给揪了过去,这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景监别说逃跑的行动了,简直连逃跑的意识也还没有建立起来。

“哎,轻点,轻点,疼啊,我错了还不行嘛。梦泽女侠,都是我的错,我懒我迟到了,我不该那么大男子主义,现在男女平等……”景监一边嚎着,一边忙不迭的道歉。

腰上的手终于松开了,景监也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还是疼,但是思想觉悟还是要有,得忍着,就现在自己这忍耐力,已经很够用啦。

如果她不是这么暴力景监可能还是会考虑追她做女朋友的,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她这样子是改不了了,算了吧,留着命多活几年好了。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再去看云梦泽红扑扑的脸蛋,景监心里还是想着美人生气的时候的模样也很可爱的。

晕!景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虐待倾向,专喜看人生气的样子,其实也具有被虐待的气质,惹人生气还自己还能讨得好去。

总之在千般讨好万般求情的感召之下,某人才貌似极不情愿慢悠悠的说,“今天看在天气这么好的份上,我就高抬贵手先饶你这么一回,我有多宽宏大量你也看到了哈,不过你要记得你又欠我一顿饭了哈!”

景监狂晕!

什么世道啊,还有没有天理了,还让不让人活了。正想着就吃饭的事儿再辩解几句,但是一想到云梦泽发威的恐怖,景监只好忍气吞声的认栽了。

不就是欠顿饭嘛,现在欠债的都是老子,要债的都是孙子,谁怕谁啊,小样,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

生气归生气,正事儿还是得记着啊,打闹之后,鉴于景监的认错态度还可以,云梦泽也就暂时放过了景监,又是一路的胡扯乱谈。

到学校已经差不多要九点了,相信很多同学都已经到了,但是奇怪的是,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一个同学,难道大家都是心情迫切,所以都早早的就进去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景监腰部那团讨厌的肉又被云梦泽给揪住了,女人啊,就是这么健忘,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已经原谅他了,景监只能哀叹自己命运多舛时运不济啊。

到了学校,遇见一群同学坐在花坛边聊天,过去问了才知道,原来是班主任老谷还没出现,不知道是晚上操劳了还是怎的。

老谷是他们高中三年的物理老师,人高马大的,大概有185左右的样子,虎背熊腰的,而他的老婆以前是景监初中的物理老师,却是娇小玲珑,真不知道女人的承受极限到底是多少,还是老谷不如他外表那么勇猛。

但学生们也只能在私下议论,据传老谷和他老婆的恋爱史还比较有趣,他们的办公桌是对着的。

于是老谷除了一个劲抛媚眼之外,还用脚在下面传情,这样朝夕相处的软磨硬缠终于打动了美人心,老谷打败情敌抱着美人归。

记得景监最初刚在校园里见到老谷的时候,不禁在想,这是哪里来的流氓啊,头发这么长这么有艺术。后来才知道他是学校高中部教物理的老师,景监就暗自祈祷,高中可一定不要碰上他。

但是很不幸啊,怕什么就来什么,不但碰到了,“艺术家”老谷还成了他们的班主任。

但是因为景监在班上表现也不是很“突出”,像打架啊逃课什么的他基本上也没怎么参与,所以和这个老谷也都是彼此相安无事,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说很久是因为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虽然说是不敢迟到或者什么的,但凡事有例外,结果就被抓住了,还罚款,想当时大家真是纯洁啊,还得老老实实的交了做班费。后来是由于学习还算可以,所以也被叫进办公室接受了指导。

但是大家还是很怕他,无论从体型上还是精神上,他都有无以伦比的优势,连景监班最高的苏秦都没他高。

好在他的外侄女胡琳在班上,最开始的时候景监怎么听着像狐狸,到后面习惯了就不以为然了。

胡琳是那种长相一般的女生,还是景监的另一个本家兄弟景喜的女朋友,所以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很随便。

又由于是班主任的外侄女,高一的时候班主任就叫她担任团支书,结果后来才发现她连团都没入,也没办法了,但大家心里都有个疙瘩了。鉴于这种特殊的关系,大家就叫她去老谷家看看。

胡琳带回消息说班主任通知等会就公布成绩,不过是到教室,还带出了剩余的全部班费叫大家到街上买东西,准备搞个告别宴,在景监那也叫茶话会来着。

于是大家选了几个代表,几个女生包括胡琳、云梦泽和其他几个负责采购,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苏秦啊、李海啊等则是免费的劳力。

本来以景监的体型是怎么也轮不到当这免费的苦力的,可惜偏偏有人以景监的身体缺乏锻炼,需要做适当的运动,在云梦泽的解释下,景监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为自己好,于是景监感激涕零,然后沦为苦力。

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的屈服于云梦泽的淫威之下。

于是一大伙人浩浩荡荡开向街上,景监和云梦泽就在队伍后面,而云梦泽则继续对景监做锻炼身体的思想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