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正文
小说张雨鸽 鲁飞从一万到一亿:我撬动了股市密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4 20:06:15作者:小夏

小说:从一万到一亿:我撬动了股市密码

小说:都市

作者:蝉静无声

角色:张雨鸽 鲁飞

简介:混迹股市的于子涛,被人耻笑活得不如狗。炒股不挣钱吗?炒股没有尊严吗?看他从如何从一万元步步为赢,一年内成为亿万富豪。纸醉金迷,千金散尽,就是让你高攀不起!

《从一万到一亿:我撬动了股市密码》免费阅读

2020年12月21日,冬至。

临近大中午,春发祥饺子馆里人头攒动。

于子涛等着饺子上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股票行情,撇了撇嘴。

大盘距离前高3465不到50个点,几日来的震荡攀升,已稳稳地站上了五日线。

年关将至,热门基金为了年度排名,少不了明争暗斗,神仙打架祸及凡间。

幸好几天前清仓了手里的那只烂股,想想回到银行卡里的十万块钱,于子涛顿时觉得很踏实。

他从2007年开始炒股,历经两轮牛熊。

触碰了6124点的疯狂,也黯然过1664点的神伤。

到如今快十四个年头,账户资金起起落落,个人生活也是七上八下。

从一个初入股市的嫩豆芽,到煎熬股市的老油条。

好一个“背”字了得。

饺子上来了,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的于子涛,急速夹了一个塞入口中,立马被烫得呲牙咧嘴。

芹菜的脆爽和着猪肉的鲜香,味道确实不错。

难怪这家饺子馆这么多年屹立不倒,除了味道始终如一,和后厨那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也有点关系。

于子涛这会儿可没那花花心思,他一边往嘴里扒拉饺子,一边琢磨着手机里的选股公式。

这个公式,可是总结了自己七八年做超短的经验,呕心沥血编写出来的。

回测了快一百次了,成功率还是不稳定。

在股市,即使成功了九十九次,往往一次失败,都会让你所有的纸上富贵,顷刻灰飞烟灭。

“一定是哪个关键数据不准确……”

于子涛暗自思忖。

饺子馆里热气蒸腾缭绕,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将羽绒服拉链往下拽了拽。

狭长的过道上,此刻已人满为患,没有空位的食客只能干着急。

“大兄弟,别看手机了!赶紧吃完挪地儿,见谅哈……”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脆甜的声音,一下把于子涛的思路咔嚓断了。

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老板娘在催他。

他收起手机,看着盘子里剩下的七八个饺子,加快了狼吞虎咽的速度。

忽而眼前掠过一个指甲盖大的黑点,隐约还有嗡嗡声,总是在他头顶上左右盘旋。

于子涛挥了下筷子,黑点晃悠悠一个漂移俯冲,直直地向他面门撞过来。

“啪!”

手起筷落,一击必中。

黑点不偏不倚,吧嗒掉到了盘子里。

靠……苍蝇!

还是两只抱在一起,叠罗汉那种!!

真他娘晦气……

他迅速调转筷子头,将这对肮脏玩意儿拨拉到地上,狠狠踏上一脚。

“秀恩爱还要恶心人,找死!”

于子涛嘟囔着,嚼了几瓣大蒜压制住反胃,吃完剩下的饺子,又咕嘟嘟灌了几口面汤,扬长而去。

快步跑来收拾碗筷的老板娘,看到桌子上二十块钱和一个圆鼓鼓的饺子,愣住了。

饺子旁边,写了几个字:饺是好饺,被贱蝇玷污了。

老板娘看着桌上的饺子,再看看于子涛离去的背影,顿时有了想揍他的念头。

她拿起桌子上的钱,愤愤地走进了厨房。

出了饺子馆,一股寒风直刺脖颈。

于子涛拉起羽绒帽,缩着脖子往出租屋走。

他打算今晚把股票数据拉长,再测试一次。

“问我为啥不接电话啊,因为我就是个神经病……”

手机响了。

操,谁把手机铃声设置的这么奇葩?

一定是鲁飞那小子,昨晚只有他来过,还拿起于子涛的手机玩了一会游戏。

于子涛划拉了一下屏幕,接通了电话。

“老公,在哪儿呢?”

一个甜腻腻的女声传了出来。

“鸽子,我正往回走呢。咋了,有事?”

那头的女生卡了一下,又娇滴滴说道:“老公,要不我来接你吧……你给我发个定位。”

“不用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好哈,那我在家里等你。”

鸽子,张雨鸽。

他的女朋友。

两人是在本地股票群里认识的,因为于子涛好为人师,帮着张雨鸽解了套,还赚了点散碎银子。一来二去,就从股票的单线联系,到男女的手牵手了。

可别多想,就是手牵手,仅此而已。

是不是很对不起那句“老公”的称呼?

他于子涛也想来点突破啥的,可人家姑娘说了,要等到那个神圣的时刻,才会彻底绽放。

好吧,强扭的瓜不甜嘛!

那就等瓜熟的那一刻吧,只是这等待的时间有点长啊。

刚才听着她酥酥的声音,他觉得鸽子好像一下子温柔了好多。

关键刚才话里有话,会不会是她在暗示些什么?

两人虽说老公老婆地叫着,却没有实际的肌肤之亲,但每次张雨鸽那绵软无骨的手指,触及到于子涛手心的时候,都禁不住让他心神荡漾。

一想到风光旖旎的画面,立马热血上涌……

张雨鸽的身材不算前凸后翘,但玲珑有致。尤其那双狭长的眼睛,总是在回眸流转间,让人迷醉。

死党鲁飞说,这是狐狸眼,专门勾人魂儿的。

哼,这小子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管她狐狸眼,还是豹子眼,迟早都是碗里的肉……啊,不!是良妻。

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可我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啊,有点生理上的小饥渴,很正常。

今天,或许是一个值得回味的好日子。

“亲亲小鸽子,我踏着爱的风火轮来了……”

于子涛揣起手机,加快了兴奋的小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