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正文
地狱空间之道士流最新章节,安静 胡佳乐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3 04:28:06作者:小夏

小说:地狱空间之道士流

小说:都市

作者:喜欢放屁虫的杜府

角色:安静 胡佳乐

简介:一名年轻人,身患绝症,在生命尽头,濒死之际,意外获得地狱空间的试炼资格。经历九死一生的闯关后重获新生。

《地狱空间之道士流》免费阅读

【星梦属性】

肉体:低级寿灵体。

技能:无。

年龄:22岁。

寿命上限:150年。

寿命剩余:128年。

评价:天生的长寿,理论上能活150岁,如果没有生病或者不健康生活的话。

天赋:精准箭术。

【精准箭术】:投射物品100米内百分百命中,伤害+10%。

星梦凝视着自己脑海中映射出的属性值陷入短暂沉思,自己这剩余128寿命什么鬼?

自己可是马上就要病死的人呀!

在这里,才发现自己居然是长寿之人。

这时脑海中映射出一条信息来。

【死亡通告】

这里是地狱闯关,现实世界中处于濒死状态后,获得最后一次死亡挑战,如果完成闯关任务可以获得重生,如果失败将意识死亡。

星梦这才发现自己看不到自己手脚,随着他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白色房间,旁边还有四个透明的光球。

忽然房间内失去光线,一片漆黑下星梦失去了意识。

等待清醒过来,星梦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破旧的木屋中,月光从砖瓦屋顶缝隙中散落下来,屋内没有摆设任何物品。

后墙壁上有一张古老的羊皮卷地图,地图上最下方标记着小木屋位置,在地图中心处是一个十字架图案,但不仅如此,还有十多条路线弯弯曲曲的,终点标记着各式各样的图案。

那三男一女正迷茫的坐在地上打量四周。

【第一关】:一小时内抵达教堂。

倒计时:59分59秒。

任务失败:死亡。

脑海中映射出一条信息。

星梦猛地站起身来,不顾被吓一跳的四人,直接大步向前走去,一把拉开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阴森森景象,道路两边的树木干枯如柴,破裂的水泥地,散落着稀碎的类人尸骸。

星梦心中一紧,他很确定,这不是梦境。

这时四人已经被脑海中的信息惊呆了。

身材魁梧,一脸痞气的大汉坐在地上兴奋叫道:

“还有这好事?我明明在边境逃跑时被击毙了,居然还能活过来,哈哈哈。”

那外貌文静的女生比较单纯,出现在陌生的环境还有死亡威胁,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由得埋着头两手抱着膝盖,卷缩在木屋角落里小声哭泣着。

“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吧,度过这所谓的闯关回到现实世界复活吧。”

有些帅气的小伙子吐了一口气,站起来打量四周,一脸凝重地对众人开口道:

“我叫胡佳乐,现实世界中是一名白领,擅长动脑筋。”

说完他注意到了那一副地图,轻步过去,眯着眼端详起来。

面色不耐的痞汉怒斥女孩道:

“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吵死人了,我叫虎二愣,现实世界中是一名贩毒的。”

“嘿嘿嘿。”

说着,毒贩虎二愣摸着脑袋,瞪大着眼睛看向几人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起合作怎么样。”

在现实世界他也是一方地头蛇,自然知道危险时有几个炮灰在旁边的好处。

“我叫符优,是,是个学生。”

戴着眼镜有些瘦弱的男生站起来开口说道:

“我也觉得一起走比较安全些。”

他听到毒贩虎二愣说要组队,心中一喜,强忍心中对陌生地方的恐惧,急忙站起来表态。

星梦开门向外张望的动作被虎二愣看在眼里。

“喂,干嘛把门打开?”

虎二愣一脸怒相,指着星梦毫不客气的说道:

“赶紧关上,想害死我们呀?”

被虎二愣这吆喝,其余人也把目光看过来,见到星梦突兀的打开房门后,他们也心感不悦。

幽暗的木屋内,心神紧张的学生符优,一改平日里温和待人的态度,也跟着大声喊道:

“是呀,不要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呀,别害死我们呀。”

他语气中,责怪星梦不该如此鲁莽。

身后的声音传入星梦耳中,他转过身来却轻笑一声,看了几人一眼,就不再理会他们。

现在有时间限制,还在小木屋里磨磨蹭蹭,这真是找死呀。

星梦在心里吐槽着。

也不介绍自己,星梦直接转身出去,还热心肠的把门带上,小木屋内的地图上标记的图案和路线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记在心中了。

是的,星梦在现实世界,不仅擅长射箭,而且记忆力很好,对于一些简单的图案和文字都能轻易记下来。

地狱闯关,他不害怕,因为在现实世界中他身怀绝症,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地狱闯关,他都不知道自己原来的寿命那么高,就算这次复活,也只是回去被病魔继续折磨而已。

总归一句话,烂命一条,现在又能体验一回正常人,他差点没笑出声来。

星梦伫立在木屋外,四处打量着。

道路两旁被白雾缭绕,隐约可见里面有不停晃动的影子。

星梦并未着急赶路,他在心中暗暗猜想着:

“教堂的路程并不是很远,半个小时都够了,多出来的时间肯定有别的用处。”

想到这里,星梦立刻联想到那张古老的羊皮卷地图,上面画着许多的图案。

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的星梦,转瞬间就在脑海中规划了下,随后不做停留,大步向前跑去。

脚下的道路,可以清晰看到边缘稀疏的杂草。

而被白雾触碰到杂草,就呈现出枯萎状态。

细心的星梦注意到这一点,自然不会贸然闯进道路旁的白雾中。

脑海中的倒计时已经过了五分钟,星梦保持着体力向前小跑着。

小木屋中的那不长的路线,竟然那么耐跑?

星梦暗自吐槽,这所谓的闯关不会是马拉松赛跑吧!

如果不是提前出发的话,都不一定能按时完成他的计划。

大路左边出现个分叉路口,根据记忆中地图的标识,画着是斧头图案。

星梦猜想道:

“这个路口的尽头应该是一把近战武器斧头,并不适合我。”

脚步加快速度,顺着道路继续前行,离开这分叉的小路口。

他的目标是第四个右侧的分叉小路口,那里的尽头是一把弓箭,适合他使用。

脚下的道路,像是修建在山村里的水泥路。

旁边隐隐约约可见大大小小的山石,屹立在枯萎的杂草和枯树之中。

是第四个分叉的小路口!

星梦伫立在路口前,这路口蜿蜒曲折通向迷雾深处,那可怕的白雾被小路从中分开,露出两人宽的通道。

星梦眉头一皱,不由得想着:

“这狭小的宽度,恐怕稍有不慎就会触碰到白雾,看来不能跑太快了。”

想到这,星梦看着昏暗又狭小的小路,一股莫名的恐惧突然出现,让他心神不禁动摇,他急忙吐出一口浊气,稳住有些混乱的呼吸。

一咬牙,星梦直接冲了进去,因为脑海中的倒计时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为了避免浪费时间,自己必须得加快脚步了。

小路两旁可见枯树绿石,这是农村夜间小路常见的景色,绿色的石头无非就是苔藓类植物覆盖在山石上,在此时看到,却有些让人发毛。

因为在农村小路上,最常见的就是小路边里忽然冒出来的坟墓。

星梦眼角有意无意看向路边突然想到:

“这会不会冒出个坟墓,跳出一只僵尸呀!”

想到这,星梦不由得鸡皮疙瘩起来,使劲甩了甩头,把脑海中胡思乱想的念头驱逐掉。

在分叉小路内,几个拐弯后,身后那条宽敞安全的大路已经不见踪迹。

脚下被白雾包围的小道,开始变成高低起伏的地势。

那皎白的月光被白雾遮拦,失去光线的道路已经变得幽暗起来。

星梦不得不放慢脚步,唯恐一时不察,触碰到白雾。

那枯萎的杂草和枯树时时刻刻告诉他,白雾不能触碰。

四周诡异的安静,仅有星梦的轻微呼吸声和细小的脚步声。

顽强的月光透过无风游动的白雾,在干净的小道上形成零星小光点,借着零星的光线他踱步前行。

忽然,眼前出现的人影让星梦僵持在原地。

星能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身影。

这是什么?

鬼!

僵尸!

丧尸!

星梦不可置信地擦了擦眼睛,他定睛一看,这是一只剥了皮的类人怪物。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星梦不敢乱动,那站立着的类人怪物却不停向他缓步走来,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丝皮肤。

是一头类人行走的怪物,无眼无口,一张大脸上,只有那长长的耳朵非常醒目,弯腰弓背,背上的脊椎骨头清晰可见,手上利爪闪过的光芒,那个头足足比星梦高了一大截。

一股寒意从脚底下升腾起来。

星梦看到那怪物堵路,内心不禁打鼓,他此时手无寸铁,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硬拼那是必死无疑的。

好在怪物并未扑过来,好似在寻找什么似的,缓慢的向他走来,这才让他有一丝时间考虑自身处境的余地。

看着眼前的怪物,拽紧拳头的星梦,手指已经被捏得发白都不知道,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

“要不回头,换一条路?”

随即又被他否决:

“不行,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再换一条路,如果还遇到同样的怪物挡住去路,那就没办法找到合适的武器了。”

星梦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因为放弃这一条路,意味着他浪费了好多时间,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五分钟了。

耳朵?

忽然意识到这只怪物的捕猎方式,应该是用耳朵听取猎物的声音。

尝试着屏住呼吸,那无眼的怪物果然呆在原地,左右摇晃着脑袋上的耳朵,仿佛在寻找什么。

星梦轻轻地蹲下身来,捡起小路上的一颗小石子,那衣服的摩擦声,让怪物直接加快速度向他奔来,一下子就到眼前。

背后冒出冷汗,星梦赶紧停下动作,瞪着眼睛,屏住呼吸,好在小石子已经捏在手中。

伴随着星梦停止动作,那怪物好像失去目标一样,原地不停晃动着身子,好似在寻找丢失的目标。

那长长的利爪四处探索,时不时从星梦眼前划过,冰凉的利爪让星梦从内心深处迸发出强烈的颤意,一股尿意在丹田处盘旋。

半蹲着身体加上屏住呼吸,让星梦的体力急剧消耗,大脑开始有些晕眩,身子也不受控制的轻微晃动起来。

星梦咬着牙齿在怪物面前,既不敢呼吸,又不敢有一丝动作,刹那间身上衣服全被汗水渗透,湿漉漉的一片,全部黏在身体上。

好在这头怪物只对声音有反应,不然星梦身上那股热腾腾的汗味,就是明确的攻击目标。

才过了几十秒,星梦已经坚持不住了,面色苍白,小腿肚已经僵硬发麻,感觉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身子,更难受的是窒息的感觉冲刺着他的大脑。

他,已经到达极限了。

这时那类人怪物忽然向左边走了两步,两人之间也有了些许距离,星梦把心一横,捏在右手上的小石子,横向甩出去。

哒哒哒,是小石子在白雾内的山石地上不断跳跃,而发出的声响,在寂静的夜幕中清脆突显。

那怪物唰的一声,从星梦眼前消失,带起一股寒风向小石子方向奔去。

星梦急忙大吸一口气,让肺部充满氧气,使有些发软的手脚恢复些气力,强行驱散了大脑的晕眩感。

仿若重获新生的星梦兴奋不已,一股新生的力量在体内涌动,是人体的肾上腺激素在作怪。

星梦此时满脑子都是,跑,快跑,快点跑的念头。

不听使唤的双脚开始抖动地向前迈出去。

刚刚的过度紧张,已经让他双脚发麻了,更可怕的是,他现在两脚软绵绵的根本不能发力。

“该死,跑!跑呀!快跑呀!”

星梦不敢吱声,咬着牙不停的在内心中愤怒地咆哮着。

星梦心脏剧烈的跳动,好像要跳出胸膛一般,他大口大口喘着气,体内分泌出更多的肾上腺激素,让他转瞬间恢复了身体的掌控权。

星梦全力向前冲去,与生死相搏,争那一线生机。

这怪物很可怕,就像在动物园里对视那饥饿的狮子一般,一个是嗜血猎手,一个是手无寸铁的平民。

身后无声无息,小路上只有星梦自己一个人奔跑的步伐声。

此刻他根本不敢回头看一眼,更加不敢放缓已经没有知觉的两脚,好在这小道最后这一段路是笔直的,无须担心拐弯时跌落进白雾中。

星梦灵敏的鼻子已经嗅到,身后那一股恶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了。

星梦此时浑身麻木,胸膛只有火辣辣的疼痛,他在这条小道上只跑了十多米,却觉得跑过一个世纪那么长,他从未觉得自己的速度是如此的迟缓。

星梦眼前的视线被汗水打湿,他却不敢空出一秒时间去擦拭。

这个时候他的体力已经大量流失,体内的肾上腺激素开始消退了,只感觉到身体空荡荡一片,只有无尽的酸软和强烈的呕吐感。

星梦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休克过去一般。

小路尽头慕然亮起一抹火光,那是生的希望,没等星梦高兴,那被汗水打湿的眼睛一片模糊,视线里那小路口出现了重影。

这一现象让剧烈奔跑的他一惊,顿时有些岔气,咬紧牙关,凭着感觉蒙头冲去。

从小路冲了出来,星梦两腿一软,倒在一个小木屋前。

说是木屋,其实就是木头随意搭建而成的三角顶,连木墙都没有。

这破败的木屋没有四壁,仅有一个低矮的三角屋檐,那亮光从屋内散发出来,四周的白雾被无形魔力驱散开不能靠近,形成一个安全空地,矮木屋四周杂草丛生,绿油油的小草还夹杂的野生花朵。

星梦挣扎着爬了起来不敢往后看,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直直撞开木门,闯了进去,果然,里面没有危险。

强行挤出一丝气力把木门关上。

星梦跪坐在木屋内,两手撑地,不停地干呕着,仿佛要把肚子里的胃液全部呕吐出来。

强烈的喘息过后,才缓慢恢复过来,身体只有疲软、晕眩、恶心的感觉。

身体恢复的星梦细心的发现,在木屋内,已经嗅不到怪物身上那恶臭的血腥味了,擦拭掉脸部上的汗水。

星梦小心翼翼地拉开木门缝隙,向木屋外看去。

那渗着血水的无皮怪正在白雾内游荡着,血红色的身影清晰可见,时不时伸出利爪试探着从白雾中抓出,却触碰到无形的力量,一下子在怪物手臂上燃烧起来,留下一道漆黑伤口,怪物才吃痛的把爪子收回白雾内。

在脑海中查看剩余的倒计时,现在已经过了30分钟,距离一小时也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了。

什么?

星梦一惊,他发现脑海中自己属性面板中寿命一栏上,自己原本剩余128寿命值,现在只剩下118寿命值了。

“看来刚刚最后关头还是触碰到了白雾了。”

星梦用手扶着木门支撑着疲软的身子,他忍不住苦笑着,暗自猜想道。

躲在木屋内的星梦强忍着不适,费力的四处观察着木屋,空无一物的风格,仅有一根点燃的火把和一把长弓。

那根火把被挂在半开的木门旁,燃烧的火焰如火山口一般,抛散出大量火星,带着暖和的热度。

那散出来的火星,就像调皮的火精灵一样四处飘逸。

木屋内一把古怪的长弓,被随意丢弃在地上。

果然如此,年轻力壮的星梦这时已经恢复大半体力,他高兴地拿起长弓,嘴里兴奋说道:

“我猜想没错,现在拥有了一把长弓,加上自己熟练的弓术,我已经拥有一定的战斗力了。”

这一把长弓并不精致,不知道用什么木头制作的,就像干枯的木材,如果不是木弓被打磨的很光滑,还带有弓弦,星梦严重怀疑这就是一根用来烧菜的柴火。

他把长弓握在手中,脑海中就出现武器的属性值,这神奇的现象让星梦惊奇不已。

【致命长弓】

品级:十年老物。

性能:拉动弓弦可生成无属性长箭,造成物理伤害。

元素箭:消耗持有者5年寿命,可生成光、金元素箭。

光箭:破魔驱邪。

金箭:穿透破甲。

星梦轻笑一声,左手持弓,身体微向前倾,举弓下沉,肘内旋,左手虎口推弓,右手拉动弓弦,一只长箭幻化出来,仅凭感觉瞄准木屋外,躲藏在迷雾中的无皮怪。

咻的一声,长箭刺破紧闭的木门穿透出去。

星梦拥有天赋加持,增加10%的伤害,那长箭的速度飞快,直接把无皮怪击倒,并钉在地上。

那怪物仰面在地,无声愤怒地挣扎,利爪直接把长箭削断,还没起身,那伤口早已肉眼可见的恢复完全。

星梦皱了皱眉头,这种怪物真诡异,竟然不害怕物理伤害,不明所以的星梦也不在试探,目光锁定木门旁的火把,想要活着离开这里,火把才是关键。

好在火把是插在一个固定环里,轻轻一拔,就取了下来。

【生命火把】

品级:五年旧物。

性能:消耗持有者1年寿命,燃烧1分钟。

作用:驱散邪恶。

举着火把,星梦带着四处飞扬的火星环绕,走出矮木屋,大步向迷雾中走去,那犹如活物的白雾,像遇到克星急退而开,以火把为中心,形成了一个五米大的安全空地。

一条小道内。

“快跑。”

虎二愣面色惊惧,头也不回的大喊一声,身影已然冲在前头。

娇小的女人落在最后,正在惊慌失措的爬起来,想要向前跑去,在她的身后,有一头可怕的无皮怪正在后面追赶。

几人正是倒计时开始后,还在木屋里讨论着如何存活的四人。

不一会,几人有惊无险的到达武器木屋地带后。

“你这个女人,一定是你刚刚哭哭啼啼的,把怪物吸引来了。”

虎二愣毫无理由的发起脾气,他怒吼着:

“那怪物怎么没把你吃了,哼。”

说完向一个矮木屋走进去,他们也发现了地图上的秘密,可惜行动得太慢,已经过了35分钟才进入第一条分叉小道。

毒贩虎二愣刚走进木屋,就在木屋中找到一把斧头,他心中大喜,在这诡异的地方,拥有一件防身武器,不仅对怪物有一定的抵抗,更重要的是控制手下,威胁他们做炮灰。

木屋外学生符优搀扶着女人,他愧疚地低头,小声的说道:

“李爱,对不起,刚刚我,我不应该松手跑的。”

说完学生符优的眼神不自然地,看向女人那空空的左臂。

是逃跑时被无皮怪追上,扑击之下把她手臂猛然削掉。

此刻剧烈的疼痛,却没有让李爱发出叫声,她眼神麻木,汗水把长发打乱,披头散发下的可爱脸蛋苍白无血。

站在矮木屋门口处的白领胡佳乐,正认真的看着羊皮卷地图,这时他留意到女人的断臂处已经停止流血。

收起地图,他靠了过来:

“啧啧啧,不错呀,在这里伤口还能快速治愈?”

好奇的学生符优也向她的断臂处看去,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啊!是真的,李爱你快看,你的伤口治愈了而且还在不停的长着肉芽。”

李爱那左臂断口处,涌动着密密麻麻的肉芽,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生长着,她目视前方,毫无感情的说道:

“这个治愈会消耗我的寿命。”

说完挣脱学生符优的搀扶,走向矮木屋旁的大石上坐下,一言不发的休息着。

学生符优尴尬的挠了挠头,故作轻松的向四周打量。

白领胡佳乐却轻轻一笑,并不在意女人的冷漠,他抬头一看,毒贩虎二愣已经握着比砍柴斧头大一号的武器出来了,手里拿着【生命火把】。

“我想这武器归我,你们没有意见吧!”

说着,毒贩虎二愣瞪着牛眼,凶狠地看向几人,接着把【生命火把】递给学生符优说道:

“这火把可以驱散白雾,你拿着。”

一听到可以驱散白雾,学生符优误以为是什么好宝贝。

只见面色欢喜的学生符优,拿过火把后,却大惊失色,弱弱的哭诉道:

“虎哥,这火把消耗寿命的,我我。”

毒贩虎二愣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学生符优,让有些懦弱的他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那白领胡佳乐眼睛一亮,大声说道:

“有了火把,我们就直接穿过白雾吧,这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直接抵达教堂,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弄到一两件武器。”

“咳咳,那就带路吧,抓紧时间,都已经过了大半时间了。”

一想到倒计时,刚得到武器的虎二愣激动的心情瞬间被浇灭,轻咳几声,就开始催促几人出发:

“赶紧,你再摆个死人脸,老子劈死你。”

一脚踹在学生符优屁股上,叫嚣的虎二愣意气风发的挥舞砍斧,暴露本性的凶狠,威胁着学生符优。

这时,白领胡佳乐也规划好了路线,捧着地图指着方向,眼神不停闪烁着,他开口说道:

“向这个方向奔跑的话,不仅可以获得一把武器,也能直接抵达教堂。”

几人向前行进着,女人李爱默不作声跟在后面,眼神时不时露出怨恨,盯着那得意洋洋的毒贩虎二愣,是他刚刚推倒自己的,目的就是要让她被怪物吃掉,好让他跑掉。

砰,毒贩虎二愣挥着手中【巨力砍斧】劈向一人腰粗的枯树,那可怕的力道,直接把一米宽的枯树拦腰劈断。

前方带路的白领胡佳乐眼睛一眯,暗自猜想:

“这斧头拥有加持力量的作用,否则不可能有如此破坏力。”

看着十多米高的枯树被砍断,虎二愣心里暗暗咋舌,心想着要把这些武器收集起来,然后回到现实世界,卖个上亿民币都不是轻而易举吗?

这不比自己贩毒来钱快吗?

一旁的白领胡佳乐眼睛锁定前方白雾,从中透露出渴望的目光,捧着手中地图,下一个武器适合他,脑子里也打定主意势必要抢夺下来。

那学生符优暗自咋舌,眼神躲闪不敢靠近那凶恶的大汉,高举着火把,在队伍中心老老实实的前行。

只有女人面无表情,她的血迹斑斑的上衣,那断掉的左手臂已经长出来大半。

足足消耗了她20年的寿命,如果再受伤几次,她就算回到现实世界也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

不过她并不在乎,不紧不慢的跟在队伍后面小跑着,她忽然神秘一笑,本来青春靓丽的小脸蛋多了几条红色纹络,此时彰显邪魅,不一会又恢复白净的脸蛋。

这名叫李爱的女人,仿佛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此时在白雾的另一边,星梦遇到了麻烦。

“该死,这怪物变多了!”

星梦一脸惊疑,火把带给他的安全空间被压缩小了,他忍不住低骂一声。

那个古老的羊皮卷地图上,星梦注意到一个神秘的眼神图案。

这个图案特殊的地方就是没有小路可以直达,这让星梦认为,这里肯定隐藏着神秘的宝贝。

这种感觉就像是打游戏时,你发现了一个没有任何指引的宝藏,这种隐藏的宝藏,必定有好东西。

星梦矫健的身影在碎石枯草地中奋力前行,那白雾里的黑影包围着星梦四周跳跃,好似在白雾中上演皮影戏。

那狰狞怪异的影子,獠牙利爪,伴随着浓郁至极的血腥味,让星梦胆战心惊,一脸凝重不敢掉以轻心。

不知不觉,【生命火把】散发的热量已经被白雾压缩到了两米宽度。

白雾中猛然伸出利爪向他挥来,星梦惊慌之下,把火焰敲向这只血红色的利爪。

渍渍渍,像苍蝇被烧焦的恶臭味,那白雾中发出一声凄厉叫声,怪物的手吃痛地收了回去。

被怪物的手这么一阻拦,星梦也被迫停了下来,轻缓一秒后,他刚要继续前行,忽然嘴角一抽,他发现【生命火把】的这一击居然燃烧了他十年寿命。

【星梦】

寿命剩余:102年。

闯关倒计时23分01秒。

越是靠近地图上的血眼,四周的白雾越逼近他。

星梦知道距离地图上那眼球图案快到了。

一咬牙,使【生命火把】插在地下碎石缝隙中,举起【致命长弓】,对准前方密集的黑影。

星梦暗道:

“之前普通箭矢已经可以击穿怪物,但是作用不大,试一试光箭的驱邪效果。”

随着他拉弓预瞄,一支白色光箭汇聚在拉开的弓弦上,那白光箭矢散发出暖人的气息,让内心焦虑的星梦平缓下来。

有效!

那圣洁的光箭飘散出点点星光四处飞扬,挤的让人窒息的白雾被星光缓缓推开,星梦的安全空间有了十米范围。

那支光箭的能量在减弱,星梦皱着眉头,他已经感觉到手中的箭矢,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弱,只得打消了拉着长弓前进的念头。

【星梦】

寿命剩余: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