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正文
主角叫苏凡儿 苏凡桃运弃孤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13 06:46:17作者:小林

小说:桃运弃孤

小说:都市

作者:周故生

角色:苏凡儿 苏凡

简介:万家沟有孤儿,自幼得一寡妇照顾,身份成疑,成人时,收留一个女人,对女人悉心照料,女人顺利产下一女婴,不料变故突至,寡妇被杀,女人和寡妇的女儿失踪!

《桃运弃孤》免费阅读

黄土残塬腹地深山沟,一孔窑洞内。

“苏凡儿,你过来一下!”

苏凡儿正在里头切菜,听到夹杂娇羞、抗拒的女人声音传到耳朵里,他应了一声,撇下菜刀来到了炕前。

苏凡儿问炕上的女人,“婉儿姐,怎么了?”

此时正值炎炎夏日,女人身上穿的是一件宽松的短袖,以及一件黑色的薄打底裤。

苏凡儿将视线故意避开女人隆起的胸部,和女人那双散发着撩人气息的长腿,以及那藏在短袖后下方的翘臀。

苏凡儿咽了咽口水,再次问女人,“啥事,你说,婉儿姐!”

女人只比苏凡儿大三岁,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父母早亡,于半年前突然回到山里,且回来时已有身孕,因家里窑洞年久失修坍塌,又无人收留,最后晕倒在苏凡儿独居的院门口,自此被苏凡儿收留。

一个月前,女人产下一女,偏偏女人生产时落下疾病,下半身失去活动能力,自那时起,原本睡在另一间窑洞里的苏凡儿搬了过来,睡在窑洞里头麦草堆里,照顾起了女人的生活起居。

女人用视线指了指炕洞门对面墙根底的尿盆。

苏凡儿会意,并用余光看到女人没在看他,他也就知道女人也害羞了。

苏凡儿将尿盆拿到炕墙根底,像往常一样,眼神闪躲着,伸出两只手臂,挣扎之后,将手臂探进女人的大腿下和脖子下,然后用力,在接触女人温热的身体时,将女人挪到了炕边。

苏凡儿感觉到女人此时的呼吸和他一样,也急促了起来,并且身体也和他一样,滚烫了起来。

把手从女人身体下小心抽出后,苏凡儿没敢看女人的脸,而是眼神游离在女人的小腿间,咽了咽口水,轻声说,“婉儿姐,那我脱了!”

女人也没敢看他,只是在把头埋到一边后,羞怯中带着几分忸怩,“嗯”了一声。

听到对方应允的声音,苏凡儿把双手搭到女人的裤腰上时,闭上了眼睛。

接着他轻轻脱下了女人腿上仅有的那一层薄薄打底裤,在女人的指挥下,完成了帮助女人小便的任务,最后在轻柔地替女人穿上裤子后,才睁开眼睛,之后话都没说一句,就去倒那一串让人春意遐想的“流水溅响”了。

而女人身上的衣服,也是他给换上的,并且每一身,都是。

苏凡儿倒了尿,直到脸上的滚烫褪去大半,他才长舒一口气,用渗坑里的凉水洗过脸,才回了窑里,再将脸颊还羞红的女人抱回原位,才去接着做饭了。

不过这还不是令苏凡儿最心猿意马的事情,最令他心驰神往、也是最令他血脉喷张的事情,是帮女人上大号,每次他都要把女人的裤子脱去一半,抱着女人去厕所。

苏凡儿继续做饭的时候,炕上头朝窗户的女人看到苏凡儿是那样专注,想着刚才苏凡儿的那些轻柔动作,忍不住再次红了脸颊,同时心里暖暖的。

经历过这么多天苏凡儿对她的呵护备至,女人不止一次忍不住想到,要是眼前这个小她三岁的男人是她孩子的父亲,那该多好。

就在女人又一次这样遐想的时候,苏凡儿把饭端到了女人的炕头。

在喂女人吃饭之前,苏凡儿像往常一样,将女人怀里再次熟睡的婴儿抱起放到里头,并在温柔地亲吻女婴后,把叠放的被子垫到窗台跟前,抱着女人,让女人坐了起来。

尽管苏凡儿和叫婉儿的女人,每天都会进行这样的动作,可每次两人之间都会充满强烈的异样气氛,搞得两人都有些燥热。

“你手背上的字真的不疼吗?”

女人又像往常一样,岔开两人的注意力,盯着苏凡儿右手背上铜钱大的“苏”字,问苏凡儿。

苏凡儿看向自己的手背,看着那烫上去的“苏”字,他摸摸头,笑着告诉女人,“不疼,婉儿姐,你快吃东西吧,待会儿宝宝又要醒来吃奶了!”

苏凡儿说着条件反射扫了一眼女人的胸部,女人慌乱中害羞的低头“嗯”了一声。

苏凡儿为了掩饰尴尬,告诉女人,“婉儿姐,家里没有小米了,今天我给你做了网站菠菜面疙瘩汤,你快尝尝,你一定会喜欢的!”

苏凡儿说着,把碗筷递给女人,女人抬起头接过,含情脉脉让苏凡儿也赶紧吃,经过这两三句话,苏凡儿和女人脸上的羞红又都消失了。

此时,窑洞外,原本只在天南边涌动的黑云,已经遮蔽了整片天空,阵阵如龙吟啸的雷声,以及撕裂天空的道道闪电,似乎都在告诉人们,某个地方某个求真修仙的家伙正在渡劫,不过没人知道这种传闻是不是真的。

远处,村里为数不多的独居老人早早把刚割的麦子搬进了窑里。

饭后收拾完锅灶,烧炕的时候,苏凡儿往炕洞里特意多填了一把麦草。

“婉儿姐,今天我多烧些,这样你和宝宝就不会冷了!”

女人看着猫在炕洞门前,脸上不知何时沾了黑的苏凡儿,心想,如果可以,她多想简简单单和这个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大男孩,相守一辈子。

想到这里,女人内心泛起阵阵刺痛。

入夜,下了小半天的雷云终于停了。

苏凡儿在窑洞里头给自己铺麦草的时候,女人说话了。

“你别铺了,今天下了那么久的雨,天冷得很,你今天晚上也睡炕上吧!”

苏凡儿愣住了,他没敢看女人,女人从说话起,也是低着头。

苏凡儿在身体抽动了一下后,忸怩不安“嗯”了一声,就拿起他的枕头,走向了窑洞里唯一那张炕。

锅台上煤油灯火不断闪动,给原本就暧昧的气氛,更增添几分迷离。

苏凡儿把枕头放下时,听到女人声音颤抖着说,“把我往里挪挪吧!”

苏凡儿身体再次抽动,他没看女人,而是将两只手轻柔的探进女人的大腿下和香肩下,抱起女人,把女人挪到了中间。

睡着的女性在里头,女人在中间。苏凡儿背对女人,蜷缩在外侧。

寂静的蒙蒙灯火中,苏凡儿和女人听着彼此那好似被春雷惊颤的心跳声。

苏凡儿没有闭眼,女人也没有。尽管苏凡儿对女人日久生情,可他从没有越过雷池。

面对家里唯一一张棉被,苏凡儿也把它盖在了女人和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