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正文
方宇 美心赛车:我,十冠王,被逼带飞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13 14:57:02作者:小白

小说:赛车:我,十冠王,被逼带飞

小说:都市

作者:耶罗岛的任牧

角色:方宇 美心

简介:【都市重生+科幻超能+逆袭崛起+男强女强+F1】出发格上,各式赛车整齐排列,引擎咆哮刺穿赛道!一级方程式世界冠军争夺战最后一站比赛即将开始!在众多赛车当中,有一辆十分耀眼夺目,周身红色,前面刻着一个五角星芒,那是信仰的存在──“九冠王”方宇和他的A26赛车。五盏红灯依次亮起,熄灭!冲、冲、冲……本书又名:《科幻:一级方程式变超能万万》,《赛车:二号车手?不,我带飞》

《赛车:我,十冠王,被逼带飞》免费阅读

“方宇,方宇,超了,超越了七冠王里德·哈伦,九冠王方宇外线把里德·哈伦超了,拿到了2078年一级方程式的世界冠军,恭喜方宇,贺喜方宇,再次登上世界冠军宝座,拿到属于他的第十座世界冠军奖杯……”

“方宇,方宇!”

额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似乎有人拿着螺丝刀狠狠地往里钻。

“唔!”

方宇忍着疼痛悠悠睁开眼睛,发现眼前一片惨白。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方宇顺着声音的方向寻去,发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美女站在床边,拿着本子,正记录着什么。

“我这是?”方宇双手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

“你昏倒了,心脏骤停,呼吸也停止了,若不是我,你早就见阎王爷了。”

这美少女年纪不大,语气却不小。

“这是哪?”

步柔做好记录,将笔插进胸前口袋,但胸口明显太过拥挤,只好放入侧身口袋。

“医院!”她皱皱眉头,俯下身,将方宇的眼睛掰开一顿猛瞧,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嘴里喃喃自语,“奇怪,失忆了?不应该啊,失忆一般是脑积血形成的,但……”

“你,你想干嘛?”

方宇挣脱着摆开她的手,他真是郁闷,正驾驶着他的爱车冲线呢,冠军眼看已经到手,却没想画面一转,出现在医院里,难道是出车祸了?不应该啊,都冲线了,还出车祸,荒谬得让人喷饭。

美女医生直起身,一脸同情地望着他,说道,“哎,你真的很可怜,确实,你妈妈的病对你打击确实很大,但你要快点清醒,你这一昏倒,住了院,就没人照顾你妈妈了,如果不尽快凑齐十万的手术费,她恐怕……恐怕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了。。”

“你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妈妈?我妈妈过世很久了。”方宇看着她的俏脸,一脸疑惑。

“完了,担心什么来什么,你真失忆了,你妈妈还没死呢。”步柔拍拍额头,一脸苦笑,她也爱莫能助。

“等等,啊!”方宇突然捂着他的头,一阵电动搅拌一般的剧烈胀痛席卷脑颅。

“方宇,方宇,你怎么了?”步柔芳颜失色,急声喊道,并打开氧气瓶让他吸氧……

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席卷他的心神……随着疼痛的逐渐消失,这段陌生的记忆也被完全消化。

“没事,不用。”

在步柔的惊呼中,方宇猛地将鼻导管扯掉,从床上站到地上,跌跌撞撞地来到盥洗室。

镜子上,是一张十八岁的脸,眉毛如剑,鼻子挺拔,嘴唇微薄,十分俊朗。但整张脸看起来十分消瘦,眼睛深凹,皮肤惨白,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病,他确实经历了一场大病。

他摸着自己年轻而陌生的脸,神色十分难看,羸弱的身子靠在水槽边缘,声音有些颤抖:

“我……穿越了?”

手指拧着胳膊,松开又拧紧,拧紧又松开——

“疼!”

他确实穿越。接收到的记忆,断断续续,残缺不堪,不甚清晰。

这具身体也叫方宇,与母亲相依为命,昨天母亲突然昏迷摔倒,幸好被邻居发现及时送到医院。

正在学校备战高考的他,接到紧急通知后,匆匆来到医院,才被告知母亲得了乳腺癌晚期。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这个方宇承受不住,直接嗝屁了。

抗打击能力也忒弱了,真叫人哭笑不得。

方宇从记忆里搜刮关于这个世界的消息:

他家在燕市南丰区如居院,那里是一个大型贫民区。

他竟一次也没有出过贫困区。从小到大都在里面生活、玩耍,就连上高中,也在贫民区里的学校。

听同学说河的对岸就是天堂,他想去看看,但胆小,妈妈也不允许。

在贫民区里,居民们对外面世界的感知是在电视、收音机里。

他家买不起电视,所以他了解外界的唯一通道就是收音机。

收音机也不经常开,交电费贵,没钱。

这个世界,似乎很神秘。

方宇打开门,看到方柔美女看着她,一脸担忧。

“你,还好吧?”

“还……还好,谢谢你。”方宇听到她的关切,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他并不好。

他是个天才赛车手,8岁开始卡丁车生涯,10岁世界卡丁车锦标赛冠军,一年后进军F4,次年进入F3,打磨了两年,他便进入F2,两年后,年仅16岁的他进入F1,成为F1历史上最年轻的车手。

就在当年,他拿下了第一座世界冠军奖杯,成为第一次进入F1就拿世界冠军的最年轻车手。以后13年中,他更是一骑绝尘,拿下其中的九个世界冠军,被人称为F1之神。

30岁生日前夜,他即将拿下他的第十个世界冠军,成为前无古人后想必也无来者的十冠王。

在他之下,不过就是一个七冠王里德·哈伦,年纪已经一大把,想超越他,木有可能。

从此以后,他的名字将高悬在众人上空的乌云里,所有人都抬头,抬头,再抬头,仰望着他。他将拥有无数的鲜花、金钱还有美女……可这场莫名其妙的穿越,打碎了他的十冠王之梦。

22年的打拼化为了泡影,方宇心中的郁结可想而知,人生能有几个二十二年?

“真没事?”步柔小嘴微撅,清澈的眼眸仔细地盯着方宇看,疑惑的面容仿佛光线、大气,四周的一切都围着纷纷响应她。

“没事,我要出院。”

“本来需要住院两天检查完才能出院的,但是你的情况特殊,我破例让你出院,不过两天后,你来我这里检查一下。我现在就去给你开个单子,到一楼大厅结一下账,就可以出院了。”

“结……账。”方宇更加苦闷了,他全身加起来都不到五百块,母亲三天后就要动手术了,手术费十万,加上住院、医药费啥的,林林种种,没有十五万星币是不行的。

前世,他从不为钱而担忧,区区五十万,都不够他失望爱车A26身上的一件小零件。

现在,他陷入了困境。

三天,这么短时间,他要到哪去找十五万啊。

不一会儿,步柔从回来了,递给他两张单子,“出院吧,不用结账了。”

方宇一看,愣住了,“这是结账单,你帮我付账了?”

“嗯,你直接出院就行。”

“这怎么行,我方宇向来不欠人……”

“好不容易做一次好人好事却不被领情,行,你看一下金额,一共是八百五十七星币。”

“啊,八百五十七星币?!!”方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甚是难看。

步柔察言观色,笑吟吟地说,“行,算你欠我的,记得还我哦。”

方宇看着她的脸,一阵恍惚。人美,心也善,不知结婚了没有?

呸!这时候还想这个,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可以大手花钱的方宇了。

“那谢谢你,我方宇一定会还你的。”

步柔点点头。

“那你的电话、地址?”方宇若无其事地问道。

“到医院找我就行。”步柔看着他,意味深长。

“可是……”

“你妈在肿瘤科住院部五楼511。”步柔皱眉,母亲都这样,还还这心思,她不由对方宇产生一丝厌恶。

“好……吧。”方宇苦笑,他知道他被讨厌了。

第一次试探以失败告终!

肿瘤科住院部五楼511房间。

方宇静静地望着还在昏睡的母亲,今世的母亲,虽然从理智上来说,她仍是一个陌生的人,但身体的本能驱使着他,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妈!”突扑通在地,方宇先是一愣,我怎么突然这样?

但很快握着母亲粗糙的手,他声音居然有些沙哑了。

母亲,他想起了他的母亲,记忆中,他母亲的手也是如此粗糙,脸上也是这样温和。

“妈!”方宇不由得再次喊道。

将买来的米粥轻放在床边小桌子上,橘子半剥开,放在果盘上,虽然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醒来,但有备无患。

给她整整被褥,方宇轻轻说道,“妈,等着我,我一定让您好起来的。”

方宇离开的时候,并不知道,他的母亲似乎听到儿子的呼唤,一行泪从眼角流了下来,经过花白的鬓角,从耳朵滴落,融进枕头中。

方宇接受了这一世的身份,也接受了这一世的母亲。

前世,他因母亲的过世而悔恨不已,今世他不想留有遗憾,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他决定豁出去借钱。犹豫不是他的准则,立刻行动才是。

方宇先是去了银行。

“你要贷款?”

“是的。”

“要贷多少,什么原因?”

“十五万,我母亲病了,急需要钱。”

“家在哪里,有几套房子,几平米的?”

“南丰区如居院,一套房子,五十平米。”

“这条件……只能贷三万,每月利息百分之三,身份证,房产证带了吗?”

方宇沉默了一会,便说了声:“好!”

半个小时之后,方宇出现在一处四层别墅门前,这里就是他大伯家。

大伯早年倒卖货物,赚得盆满钵满,是南丰区为数不多的千万富豪之一。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不需要你们这样穷的亲戚。”堂哥方杜嫌弃地将方宇推出门外。

伯母狠狠朝他的方向吐一口痰,“呸,今天啥倒霉日子哟,遇到的都是什么人?”

说着,砰地一声,关上了防盗铁门。

方宇气得浑身发抖,一拳砸向旁边的大树,中午的阳光洒到他身上,他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和光明。

当年,父亲就是为了保护大伯,才进了监狱,现在他们不肯帮忙一二就算了,还说出这些尖酸刻薄的话,还做出这些侮辱人自尊的行为,人情冷漠至此,他今天总算体会到了。